栩栩如生绘制家堂12年(组图)

【发布日期】:2021-11-23【查看次数】:

  文质彬彬,是今年37岁的韩海兵给人的第一印象。戴着一副眼镜,看起来不太爱讲话的他,聊到画画就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我这个人从小就喜欢画画,大概是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次跟着家里人去赶集,看到有卖传统画的我就抬不动腿了,从那以后更是一发而不可收拾,现在画画也已经有12个年头了。”韩海兵告诉记者。

  起初,韩海兵是跟着老师学画画,以传统画为主,多为工笔画。“画家堂只是传统画中的一部分,像老人过生日、孩子过百岁、家里有结婚等喜事都有找我画画的。”韩海兵说。俗话说,“师父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”。为了把自己喜爱的传统画画得更好,韩海兵可没少费心思。“画画要心静,不能分心,通常我在创作构图时都会把门关起来,不让别人进来。自己就琢磨画中的人物形态、走起路来是什么样子等。”韩海兵说,作画者的情绪很容易就会传染给画中人物,因此,画画时一定要保持一份好的心情,这样画出来的人物才能让人感觉到祥和和慈善。

  据了解,在平度地区,过年的时候,不少家里都会按照风俗悬挂家堂。因此,临近春节这段日子通常也是韩海兵最忙的时候。在韩海兵家里,记者看到一幅正在创作中的家堂,即便用很大板子撑着,仍有部分悬挂在板子背面。“这幅家堂算是我画得比较大的,它的尺寸是2.2m×2.3m ,是一个村子定制的,这幅画我已经画了50多天了,还差一点才能完工。”

  据韩海兵介绍,画传统画每一笔都不简单,每个人物的衣服、形态、表情等都非常讲究,一道工序也不能省,所以完成一幅画用时也比较久。“小的家堂大概也需要画十天半个月。”韩海兵说,对于画家堂来说,福、禄、寿都要齐全,作为吉祥物的小鹿和仙鹤也不能少,寓意“鹿鹤同春”,此外,琴棋书画也都要画上。“家堂中的一些因素,是可以根据市民的需要进行添加的。但是,不管是什么要求,家堂中一定要表现出人财兴旺的景象,因此,文官武将、书香门第等人物形象都必不可少。”

  据了解,目前,平度地区还掌握着家堂等传统画技术的老艺人数量并不是很多,而且平均年龄也在60多岁。“传统画的创作,尤其是工笔画法,需要眼、手、脑同步协调,年纪太大,手、眼在很多时候都不听使唤,画的创作效果就会有所差池。”韩海兵说,“据我所知,现在还在坚持画传统画的老艺人都面临着这个问题,他们也很关心传统画的传承问题 ,但无奈的是,他们基本上都没有找到传人。”

  韩海兵告诉记者,过年挂家堂是平度地区祭奠祖先的一种风俗,也是人们的一种情感寄托方式,因此,受到很多市民的喜爱,但真正出于喜欢而自愿将这门技术进行传承的人却为数不多。“总体来说,家堂不属于日常生活所需,需求量不大,而且创作起来比较费时费力。”韩海兵说,“而且,传统画在创作过程中,是很需要耐心的。现在的年轻人一般都没有足够的耐心,光从这方面来说,传统画的传承就很困难。”韩海兵表示,家堂等传统画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种,而且纯手工画也有一定的收藏价值,理应受到关注。

  韩海兵告诉记者,当年自己打算学习这门技术的时候,也曾遭到家里人的强烈反对。“日子长了,家里人也被我的坚持感动了。”韩海兵说,“现在,他创作的家堂是按平方进行收费,像这种大点的家堂,一般至少需要两个月才能完成,一下就能挣万数块钱。”韩海兵表示,尽管有所收入,但作画只是自己谋生手段的一种,自己坚持画传统画主要是因为喜欢,自己也一定会干到不能干、干不动时为止。

  韩海兵说,今年5岁的儿子可能是受他的影响,也挺喜欢画画,但儿子长大以后是否愿意将传统画这门技术进行传承,自己还不能肯定。韩海兵说,“如果他不喜欢,我也不会强迫他学习,毕竟强扭的瓜不甜。”韩海兵表示,不管未来怎样,他都希望有人将这门技术传承下去。 文/图 本报记者张程 郭微微

  1月14日,记者在平度市后戈庄大集赶集时,偶然间遇到了正在出售家堂、年画的韩海兵。和成批印刷的家堂相比,韩海兵自己绘制的家堂不仅色彩更加丰富,人物形象更是栩栩如生,引得赶集的人啧啧称赞。1月17日下午 ,记者来到了位于平度市东阁街道尚家上观新村的韩海兵家中,听他讲述与传统画的不解之缘。

  韩海兵告诉记者,对于画家堂来说,首先要了解人物数量,如32人、36人、38人等,除非有特殊要求,否则都以双数为主。其次就要画人物形象。“最佳作画季节是春天,一般来说,夏天我不会画,因为天气太热,画面上色会晕色、返潮,所以高温季节要避开。”韩海兵说,很多人过年家里都挂家堂,可未必知道画家堂也很有讲究。

  “画家堂其实很费神,首先得安排位置,门放在哪里,人放在哪里。根据所画的人的官位高低,还得考虑安排他有什么样的随从。然后就要构思人的形态,他在干什么,是在牵羊、打灯笼还是放鞭炮等。”韩海兵表示,为了画好一幅家堂,他每一步都力求完美,每一笔都画得很细。“一般都是一次成功,不会做涂改,所以之前的准备一定要充分,考虑必须得细致。”韩海兵说。记者看到,韩海兵正在绘制的家堂用的是很厚的纸“画这么大一幅家堂,对纸的质量要求也很高。”韩海兵告诉记者。

  一幅家堂上各式各样的人物、各种各样的色彩,都经过了精心搭配。“你知道画家堂最后一步是画什么颜色吗?”韩海兵问记者。当记者表示不清楚时,韩海兵指着画中人物的黑色靴子说,黑色上色是画家堂的最后一步,“黑色颜色太重,如果画不好,万一滴在人物的脸上,就会破坏画的整体效果,整幅画就毁了,很难再救回来。所以,我一般都把黑色放在最后一步才完成,并且要十分小心。”

上一篇:门神、家堂凤城年画“闯”关东(图)

下一篇:临沂春节民俗之请家堂(组图)